绽放·人生

腿残心不残:从二百到二十万

发布时间:2022-09-03 18:03:41 浏览量:2777

人生不总是一帆风顺,总有些艰难横隔在面前,犹如一道天堑。

2007年,家住南阳市方城县的金玉全先生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变故。一场意外让他失去了右腿,这对以体力工作为生的金师傅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。

    彼时,金师傅的妻子还带着襁褓中的女儿在外地打工。为了不让妻子过分担心,金师傅选择隐瞒了伤情。“我当时不知道情况,还以为只是小伤。后来村里人说漏嘴了才知道实情。”金师傅的妻子说道,“我赶去看他的时候,他在品康的假肢康复训练都快结束了。”

    如今十几年过去,我们特别拜访了这位老朋友。


     问:从07年装完假肢离开品康,到19年再回品康,有什么不同吗?


      答:19年那次来,是重新装配假肢。之前的假肢我用了12年了,还都是干一些耗体力的工作,接受腔都让我给磨坏了,可以说这条假肢撑起了我的家庭。不过,当时说只能使用7年,我还多用5年,我觉得我赚了。

我的生活改变很多,品康也变得越来越好了。环境比之前更好,技术也在不断升级。新换的这个假肢已经用了三年,比之前那个功能性更好,我觉得还能再用十年。


问:这些年来,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?


     答:这么多年,我挺感谢你们公司的。要不是当时你们找到我,跟我讲装假肢的必要性,和你们能提供的技术保障。我可能现在还需要人照顾,更不用说撑起这个家。

     我当时装的第一个假肢,接受腔做的特别合适。技术主任还嘱咐我初次装假肢可能因为肌肉萎缩,导致接受腔变得不服帖。如果出现这问题,一定要及时联系他,再给我重新调整。可能因为我活动量大,我的残肢肌肉几乎没有萎缩,所以这个接受腔一穿就十来年。

     在品康做假肢康复的这段时间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,除了品康的工作人员之外,就是那个负责做饭的阿姨。

     那个时候我们为了省钱,一家三口每顿只打一份饭。阿姨问我的妻子,一家人怎么饭量这么小。妻子说她饭量小,我吃饱能好好训练。后来我们去打饭的时候,那个阿姨总会给我们打得特别满。她的厨艺很好,饭特别好吃。


问:谈一谈你是怎么从200块到20万的吧?


        答:康复训练结束的那年春节,家里所有的积蓄只有200块,那顿年夜饭让我印象深刻,我意识到为了我的妻子,为了我的孩子,为了我的家庭,我必须振作起来。

康复训练后,我可以自行行走、上下楼梯。除了日常生活,我没有尝试过重体力劳动。但是为了养家糊口,我开始去收老房子的大梁之类的旧木头,切割成板材卖给板材厂。

        大概一年,我买了辆农用三轮车开始拉沙子。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拉三四十趟。由于活动量太大,裤子一天就被接受腔和硬座椅磨破了。那时候我一心想赚钱,不分白天黑夜地干,慢慢地我也攒下了一些钱。但这还不够,我还有因为这场意外欠下的近二十万外债。

慢慢的我开始买收割机、拖拉机,帮村里村外的人收庄稼、干农活赚钱。这个时候家里的生活已经开始好起来了。后来我注册了一个家庭农场,开始承包土地种粮食,成为附近闻名的种地大户。除了帮别人收割粮食赚钱之外,种地收入成为我最大的经济来源。今年是个丰收年,我承包的100亩地打出了60吨的小麦。按照市场价,它值二十万。


问:你觉得失去一条腿是人生的遗憾吗?


        答: 其实刚截肢的时候我也接受不了,感觉自己这辈子差不多完了。不怕你们笑话,我那时候都想跳楼,如果不是医院的防盗窗太结实,我们今天也见不到面了。我觉得失去一条右腿不算遗憾,如果当时被现实打垮才是遗憾,咱们腿残心不残嘛!

所以说,其他朋友们不要觉得人生就这样了,咱们首先自己心里得想开了,再根据自己实际情况确定以后怎么走。路都是人走出来的,咱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!

现在,金师傅已经承包了一百多亩地,拥有三台农机,包括一辆拖拉机,一辆收割机。上个月还为妻子买了一辆轿车代步,孩子们也在当地的好学校上学,整个小家庭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金师傅表示还想再购买一台进口的全自动灌溉机,利用新科技提升生产力,以后种粮食更轻松。

200块到20万,这两个数字让我印象深刻。“腿残心不残”这样的态度,让我明白金师傅的人生哲学。 从人生低谷到生活富足,金师傅经历了很多,却仍然保持着一份对生活的从容。